復活階段捏造。

腦洞很大的阿貝與利恩結伴救世之旅的旅途途中。

中場休息  

 

  阿貝爾因為過度刺目的光芒而醒來,罪魁禍首是窗簾上小小的破洞,太陽從裂開的口子直射進入打在他的枕頭上,隔壁床的床鋪已經是空蕩蕩的,料子粗糙的白色棉被讓原本躺在那個床位的人摺疊得整整齊齊,連張說明去了哪的字條都沒落下,標準利恩一貫的風格。

  這是間不錯的旅店,他們一夜都未有遭到襲擊,相較日前幾天睡眠品質好得多,看來靠近大市鎮的距離遠近對於治安的確會有影響。

  阿貝爾起床稍做盥洗,有裂痕鏡子裡削短的瀏海稍微又長長了些,他想著出發前讓利恩幫他再處理過一次,雖說自己來也行,畢竟都受過使用刀劍的訓練,不過紅髮友人對於小型刀械的操縱技術終究是比他要來得細膩,印象對方從小的時候就很擅長玩小花樣吶。

  想著利恩會對他口中的『小花樣』表示多大的不滿阿貝爾笑了,沒辦法嘛,利恩師承自他手段多端的師父,但比起用些有的沒的,他還是更愛好和對手直接用劍打直面招呼,乾脆切入正題。

  思量行囊中沒什麼值錢物件(最值錢可能還是他倆被懸賞著的腦袋),阿貝爾提上他的劍便打算下樓,他們的客房位在二樓,老舊木頭承載成年男子的體重發出令人不安的嘎滋聲響,店主尚未成年的女兒恰好在一樓的大廳中進行灑掃,一看見他忙不迭地將沾在圍裙上的灰塵給拍個乾淨。

  「先生睡得還好嗎?」少女問得有些結巴,看得出來對於與客人應對還很生嫩,昨夜看見綁成粗粗麻花辮的棕色頭髮被拆卸下來改作盤在腦後,露出了整個耳朵顯得很有精神。

  「相當不錯,謝謝妳特別還給我們挑了比較安靜的客房。」

  少女聞言脹紅了臉,細聲重複道店裡的房間她都打掃過很了解、這沒什麼,水潤的雙唇尚未沾染上唇蜜的色彩,阿貝爾想著少女再經過個三五年的訓練應當就能順利接下家業成為辦事麻利的老闆娘,對她鼓勵性質地一笑。

  「大情聖一早就卯足全力放電啊,真不可取嘖嘖。」利恩涼涼地評論道,用手肘推了門進來,手上抱著一只裝得鼓鼓的紙袋。

  察覺到或許表現太過失態,少女碰咚碰咚地迎頭撞上她兀自摸不著頭腦的父親,隨即一溜煙跑進櫃檯後方的小門。

  「小女莽莽撞撞,抱歉呀客人。」店主人連聲道歉。

 

  阿貝爾挑了單邊的眉毛轉頭看向利恩。

  「幹嘛那個表情,我可是阻止一樁犯罪行為發生,未成年是......好啦,不逗你玩,你最乖了只被大姐姐吃掉過還沒對小妹妹出過手。吃吧,我帶了早餐回來。」

  「有你的地方永遠都會變成事故集中地。」阿貝爾無奈笑罵,也懶得去和利恩辯駁守備範圍相關的問題,從紙袋掏出來的夾肉麵包聞起來很香,就是點綴的綠色生菜太多讓它得被扣些分數。

  除卻食物外利恩還帶回了城鎮的情報,最近一起混沌的侵蝕發生在離此地以東邊的村子,那裡盛產礦石,據說當地的曠工目睹巨大的黑色怪物憑空出現,以人為食,很快地便用絕對性的武力掌控了整個村子。

  「怎麼聽起來像熟人所為......」

  「你也這麼認為是吧?一個個傢伙復活後都淨幹任性妄為的事情,火焰聖女到底想要我們做些什麼,啊、毀滅世界倒是有好幾個確實符合標準,簡直超乎期待。」已然吃飽了的利恩把他的長槍橫著擱在桌面上,趁著阿貝爾進食的空檔,從不曉得到底藏在哪裡的暗袋拿出東西整理起來,很快地琳瑯滿目的小瓶就把桌子佔去了大半。

  你也算是夠任性妄為的了一份子,或許最初那位喚醒我們就只是為了這個,不論是為善或為惡,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給這個世界極盡添亂子,以證明她存在過。

  阿貝爾是最初被喚醒的三人之一,他認為那位比起莊嚴的聖女更該被稱作心智未全的小女孩,天真爛漫而慘忍,這沒有任何根據也沒有和他人比對過想法,只是他的推測,然而看著利恩專注把他藥瓶中的粉末用特殊注射器加在彈殼與火藥之間,這話阿貝爾終究沒有說出口。

 

  「說起來今天是你生日?」利恩冷不防地問道。

  「按照現今曆法的話......對。」

  「那有沒有想過要如何慶祝?」

  「倒是沒特別想做什麼。」阿貝爾說得坦白。

  「依我看這裡離隆茲布魯近,應該讓古魯瓦爾多開他的皇家酒窖請你一下。」阿貝爾愣了一愣,看利恩提得隨性,沒想到竟然是有認真思考過的樣子,「艾伯李斯特或許會送你幾句冷潮熱諷當祝福語,艾依查庫大概是想到有大魚大肉可吃就開始抑不住口水。」

  「我們離開連隊好久了。」阿貝爾不禁懷念起來,當時還得加上教官和布列依斯,曾經的日子雖苦卻令人懷念,連隊覆滅,他們的死亡,生前最終的分裂曾因追求共同復活的目標短暫聚合,對比今日又因為道標不同而漸行漸遠了,週而復始,可他們即使道路分歧,彼此之間確實存在著比起利益要更多了些什麼的關係。

  「會懷古是老化的象徵,我們也不年輕了。」利恩托著腮輕笑,瞇起的橄欖綠眼瞳彷彿想起了誰。豎地,利恩睜大眼睛,反手拉著阿貝爾翻身躲到桌下,他解釋簡短,「門外,不太對勁的聲音。」

  大作的槍響率先替他們解惑,穿透門版,最靠近門口的沙發被射得棉絮紛飛,玻璃通通被悽慘地擊碎,店主人和女兒擁抱在一起尖叫,幾個睡眼惺忪下樓的客人眼見苗頭不對,又是馬上躲回客房中避難。

  「出來!別想包藏他們,我們親眼看到那紅毛的走進這家店!」外頭來者不善地朗聲示威。

  「你還、真的是......」雖然身處危機當中,但阿貝爾現在幾乎是想無節制的大笑。

  「你出去也一樣醒目,憑什麼要我遮遮掩掩的?想都別想。」利恩在連珠砲般回嘴的瞬間完成子彈的裝填。

  門外爆發激烈的爭執,他們爭吵到該派誰負責進門打破僵局,顯然地,想找他們麻煩的還不只一路人馬。

  「只是對你的不走運聊表驚嘆。」阿貝爾說得無辜,被迫屈著身體符合狹窄的桌下空間令他感到腰痠,張望間他的眼角瞥到店主女兒擔憂的視線聚焦在他身上,於是他轉身,向櫃檯的方向眨眨眼道,「沒事,別擔心,帶爸爸躲好。」

  「唉,我都習慣了。」利恩邊喃喃抱怨邊瞄準,不過阿貝可沒看漏友人嘴邊一閃而過的愉快。

  不論在哪裡,安逸都已經離他們很遠很遠了。

  「開工啦。」作為信號他們對上眼神,阿貝爾迅雷般脫離桌子的遮掩,此時門緩緩地敞開。

  入門第一個倒楣鬼還未站穩,只強烈感受到彷彿迎面撞進了一片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金色閃光。

 

─END─

中場休息指救世行程以外,稍作放鬆也是很重要的。

最初的構想是利恩提到舊時連隊友人會如何替阿貝慶祝生日,不過後來越長越長,生日的主題就被稀釋了,不太像生日的生日,呃,就想看阿貝開開心心耍個帥然後利恩無論何時都大衰人(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