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阿尾這張圖的感想延伸。

 

  阿奇波爾多利恩應允利恩的胡鬧,讓青年拉開他的衣服在頸側落下幾個吻痕。

  粘膜相觸又分開的水澤聲不比縫衣針落地來得響亮多少,他看著利恩張口露出整齊潔白的齒列,然後含吮起他被曝露於衣物外的肩窩。

  不會痛,相反地倒讓他覺得有些癢,通常也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牙齒的稜端隨著合攏輕微陷入皮肉,四顆尖銳的犬齒給人觸感尤其明顯,阿奇波爾多想到過去餵貓時總會讓貓親暱地在腳邊咬上幾口的經驗,而毛皮豐足的野貓往往等肚皮填飽後就跑到外頭不曉得哪裡野去了。

  無須牽涉緣由或道理,這些年利恩養成了想到時在就他身上留幾個記號的習慣,而阿奇波爾多想他是由於年紀對於事物的眼界逐漸放開了,利恩即使過上三輩子的時光對他而言都像個孩子,他認為這不過是種突變的撒嬌方式,無傷大雅,就慣著利恩也沒所謂。

  讓利恩從後頭擁著,阿奇波爾多感慨著面對利恩恐怕自己是會有越來越多的事情沒所謂了。

  「老男人的味道應該談不上好。」他說道,揉了揉那滿頭的紅髮。

  「是沒特別好,但都咬這麼久了,要換成別人我可咬不下口。」利恩近乎無賴地把頭顱擱在他肩膀上。

 

─END─

 

老來的親暱......遲來的幸福。(無從抵禦這種屬性)
很喜歡寵著利恩的阿奇還有對阿奇展現佔有慾的利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