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原發表日期:20140351428

 用以參加UNLIGHT 無人島企劃 之文手組阿奇。

 

  任務代號『海面』 

 

  阿奇波爾多穿梭降落暴雨的汪洋之中,天色昏暗,羅盤摔進海裡方位不清,視野內遍尋無陸地的蹤跡,他唯一見得到的是幾乎貼著浮遊艇底部不斷翻騰的黑色巨浪。

 

  海裡有什麼東西,大半輩子都待在堅實的土地上,陸地住民的他無法克制自己這樣蘊含恐懼的想法發酵。

  瘋狂的海面彷彿自靜謐中醒覺的海獸,向天空伸出了牠無盡的觸手,張牙舞爪地發出滔天怒號。高速飛行使得雨滴被拉長成為線狀,甫沾黏上身就被拋諸腦後,更多的卻已經被制服的衣料吸收。阿奇波爾多渾身溼透,大如豆粒的雨點打在身上不比被子彈直擊要來得讓人好受多少,磨擦力減少差點令他失手將手裡的油門滑掉,他頻頻注目著忽明忽滅儀表板上的狀況,塑料盤面內部的機器尖銳地發出油箱受損的提示音,估計只消片刻燃油就會完全漏光,而他則會於動力盡失之時墜海。

  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盡快上岸,教育訓練時頒發的水性優劣證明可完全不適用於判斷能否順利從這片海游回陸面啊。

  引擎泡入海水中復被拉高發出水液受高溫蒸發的嘶嘶聲,機體大力的撼動像是負傷野獸打著哆嗦,阿奇波爾多暗忖不只油箱,或許在他看不見的地方有更多的損壞也說不定。瞟了眼風中殘燭般閃爍的版面燈號,他阻卻自身的悲觀思想將牙一咬,把視線再度投入茫茫大海中。

  強忍酸澀感睜著雙目,無法騰出手只能仰賴眨動睫毛擠掉滿臉的水液前進,沒有確立目的地的水面飛行似乎無窮無盡,但終於還是讓他捕捉到在遠方海平面若隱若現的狹長黑影。

  是條船!能行!

  將油門催動到極限,連同浮游艇阿奇波爾多緊繃著肌肉像是一支搭在拉滿弓弦上被急速射出的箭矢,劃過臉頰的空氣冰冷而刺骨,機器提示音撕心裂肺的叫喊已然被呼嘯著的風切割成千萬的碎片難以聽取,黑色的船越來越近,先是變成了較淺的暗色調,最後構築成大片搖曳的綠,他終於看清楚了,那不是一艘船,而是一座島嶼。

  那麼,就祈求是沙灘不是岩岸了。

  無暇分辨,海浪尚且鍥而不捨地緊跟在後頭追逐他,他向著前方,沒有減緩速度,阿奇波爾多驅使浮游艇筆直地衝上岸迎接最初登陸的撞擊,分崩離析的載具向著漆黑的天空呼喊生命結束最終的哀鳴,阿奇波爾多緊握操縱桿的虎口一麻,被鈍擊般的悶痛自受衝擊處的肢端傳導至軀幹,他再也握不住被後座力彈往一旁,繫於背後的槍桿率先承受地表壓力擠壓他的肺臟,他向外滾出數圈,最後倒臥在溼漉的沙面上。浮游艇飛了出去,貌似撞到了什麼硬質物體才停下來,他覺得爆炸聲在相當遠的地方,他的眼前發黑,嘴邊嚐到的不曉得是海水還是血液的腥鹹。

 

  眼皮是張著還是闔上了?頭蓋骨裡頭的腦漿還在劇烈搖晃,他的思路飄忽,阿奇波爾多模模糊糊地想著,不堪疲倦的負荷,甚至沒辦法起身檢查自己的傷勢如何,只能放縱被遲來痠疼佔領的身體伏在地上。

  雨好像停了。

  希望這個地方漲潮的潮水高度不至於會淹過他的口鼻,不然沒有沉入海底卻仍然死於溺斃可足夠戲劇化的。阿奇波爾多在失去意識前自嘲。

  

※※※

 

   海潮的聲音波波襲來,令他回憶起尹貝羅達革命軍於破曉佔領城牆區時的歡聲雷動。

  天亮了?

  眼皮反射性的顫動,皮肌裡的神經最是敏感,在所有感官中拔得復甦的頭籌,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他對於光線的惱人一直都有微詞。

  早和上頭建議過隊舍的窗簾該換其他的款式,該出勤的醒來了,休假的也感到刺眼得睡不著。

  阿奇波爾多不著邊際地咕噥半晌,無法聚交的視線前有個迷你的灰色物體在移動,他盯著那個小生物,渙散的眼神連通大腦組織起來告知他那是一隻沙蟹,他像是隻剛從蛋裏破殼出來的雛雞,先擁有了意識,正近一步思索著自己存在的目的與所在為何。

 

  A中隊被派往卡南進行剿滅新形成渦的任務,卡南與尹貝羅達的陸路距離極長,緩不濟急,但其實從速效的戰略層面來看,兩者走水路僅間隔了航程短暫的一片海洋,相較陸路,是一個能更快前往營救的途徑,於是他們選擇藉由附帶飛行功能的武裝車前往。渦中的魔物擬態為小型偵察機的模樣,趁他們調查時自建築物死角群起發動攻勢,大批藏匿於死寂中的螺旋槳升空如蜂鳴響徹整個村落,魔物們顯然相當了解該地地形,分工合作將戰鬥人員往巷弄的死角逼去。

  『回防!回防!』

  最初因為偵察機來勢洶洶被沖散,但各小隊也並非省油的燈,紛紛啟出槍彈展開回擊,邊在槍林彈雨中穿梭邊退回武裝車降落的空曠處,武裝車的厚實裝甲成為最佳的盾牌,大把大把的子彈和雷射光束全讓反光的金屬表面擋下,以小隊為單位排列成縱列,他們轉守為攻,整齊劃一地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射擊戰線,前排的隊伍射擊,子彈用罄後就更換下一列上陣,魔物們無片刻止息的襲擊竟是完全無法突破他們如鐵桶一樣強悍的防禦,在持續銷耗戰後空中飛行著的偵察機數量明顯銳減,零星幾架的核心晶片好不容易才意識到大勢已去準備逃跑,卻仍逃不過毀滅的結局,全讓阿奇波爾多端起長槍一架架轟然擊落。

  回程的武裝車上隊員們閒聊著,玻璃窗外飄著的雲層是極厚的灰黑,天色並不是太好,或許會有一場暴風雨,有人隨口說道,被罵了聲少烏鴉嘴。

  『剛才那批魔物可真難搞。』

  『是你太遜啦!』

  『總之,辛苦大家,總算是結束了。』

  『阿奇波爾多副隊長才是,剛才的射擊可真帥!』

  『報告,隊長!』負責駕駛室的隊員其一急急忙忙地奔入載客艙。

  『請說。』

  『引擎的狀況不太對勁,屬下猜測是剛才的槍戰......』眾人聽聞不安地面面相覷。

  『撐得到尹貝羅達嗎?』

  『恐怕不行,有爆炸的疑慮。』

  『那還等什麼?小子們,緊急撤退行動!跑起來!帶走保命的家當!』

  傾盆的雨幕像是和命運之神勾過手指彼此約定好時機般亦開始落下,霎時奔走聲四起,艙內忙亂成一團。

  『浮遊艇總共有幾艘?』他們決定在海面上放棄掉武裝車,改利用艙內配備的浮游艇回到岸上。

  『九艘!稍微擠一擠,夠全部的人走。』

  『好,有負傷的和手腳健全的三人一組,其餘兩人。』

  隊員魚貫排列,阿奇波爾多心生疑惑重新計算浮游艇的數量,指出發現負責算數的隊員少算了角落那一艘。

  『副隊長,有一艘是舊型號,速度比自動款慢而且需要手動駕駛,只供單人搭乘,本該要在上次整備時淘汰掉的。』隊中的醫護兵回答道,準備就緒的部份隊員啟動浮游艇,打開位於裝甲車後方的投射口。

  『我知道,那我就要這艘。』總覺得把自己的性命交給純然機械不是我的作風啊,呼呼灌入的風夾雜著雨,阿奇波爾多笑道,像是撫摸著馬匹的頭顱般摸了摸浮游艇的龍頭。

 

 ※※※

 

  啊,海鷗,阿奇波爾多放任自己仰躺,悵然望著展翅足足有一阿爾雷寬的白色海鳥掠過頭頂。

  他落在隊伍的最後,浮游艇的油箱鏽蝕讓猛烈的海水拍出了個大洞,所以他現在才會受困在這個不知名島嶼上,至於其它人......算算時間,應該都已經順利回到陸地上了。

  阿奇波爾多稍稍體認到了些許逞強之後的懊悔感。

  「......還是先看看有什麼可以利用吧。」很快地整復好情緒站了起來,他拍掉身上沾了一夜的沙。

 

  初步探勘這是個小型的無人島,環繞全島的沙岸,步行一周所需時間在一個鐘頭以內,島上主要植栽是長年生的熱帶木本植物,有部分結了果實,他摘了一些,留待攜回探討食用的可能性。阿奇波爾多計算完畢,自選作標記的樹幹解開他綁縛其上的腰帶。

  檢視出發環島前就攤開的個人所有物品,隨身短刀、幾個手榴彈,他的德林格爾、各式的子彈、打火機、急救藥品組,還有一包受潮的菸,他們逃出來倉卒,行囊的重量減至精簡,壓縮體積的小腿包裡連儲備口糧都沒有。

  沒有無線電,這可難辦了。

  倒不是擔憂對方找不著自己,只是純粹困擾著要如何更有效率與同僚們取得聯繫,阿奇波爾多把物品比較潮濕的那面翻上來向著日光。濕淋淋的制服讓他脫下掛在槍桿子和斷裂樹枝組合成的克難曬衣架上,褐色的髮梢帶著水氣,而他全身上下只穿了條內褲。他不認為這是寡廉鮮恥,反正荒野之民從不會考慮四下無人還得冒著感冒風險維護觀瞻完整這件事,只要把握獲救時還堪見人的原則就行了。

  赤著腳,他踏過溫緩浪濤拍上岸擊出的雪白浪花,依循往內陸焦黑的摩擦痕跡,不遠處他找到原先搭載他的浮游艇──不,現在已經不能稱呼它做浮游艇了,看來它在失去掌控後狠狠地爆衝直到撞上樹才停了下來,形同機械內臟的零件呈放射狀散落,有些由於燃燒的高溫或斷裂或溶解,有些在沿途經過的淺水區載浮載沉,盡忠職守的殘骸慘不忍賭,不過顯然也是它承受了大部分的衝擊力道,所以他才幸運地只有挫傷。

  阿奇波爾多挑出其中屬於金屬材質較為完整的部份回到沙灘上,自曝曬預備用以生火的樹枝裡抽出較長的一根,沙地表面被寫下大大求救的信號,長久站在陽光底下曬得皮膚刺痛,頭髮已經乾了,帶著海水鹼的澀味和鹽粒,他抬起頭,前晚的暴風雨像是老天開的一個大玩笑,此時萬里無雲、海面湛藍,沒將他如此狼狽杵在島上的元素加進去,眼前的畫面根本是個還未被發掘的度假勝地。

  「那群小蘿蔔頭看到這地方不樂死才怪。」阿奇波爾多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小音量說著想起了剛加入連隊就纏著自己求指教的小鬼、他的友人,其他的他沒特別紀錄長相,只記得好像訓練生都能和弗雷特里西處得不錯。

  回憶能夠讓他的情緒維持在一個平穩的狀態,阿奇波爾多先在地面鋪上幾片,隨後他把自己躲到內陸與席地而坐材料同款式寬闊葉片的陰影裡,看著地面影子的長度,他盤算著等太陽最烈的時間過去,曝曬的東西就能乾燥完全,到時候還有些日光,他可以用長槍突出尖端的準心組合急救包中的尼龍線,魚鉤……那根油錶針是再製最適合不過的材料,魚餌則可以利用沙灘上的小沙蟹,就算釣不到魚也有螃蟹可吃,可惜這島太小沒辦法建立獸類的生態。

  嗯……搭配果實湊合著吃還算過得去就是了,他靜默點了點頭。

  比較大的疑慮是飲用淡水的來源,但這些熱帶植物都不是耐鹽種,在葉間或是往深處找,說不定就可以找到蓄積雨水的地方,問題解決。

至於刮鬍子可以利用金屬的反光面當鏡子,州兵時代他就很擅長物盡其用,等鬍子蓄得長些再用短刀削掉,完美的計畫。

  看來在隊員找到他之前,這段無人島生活會過得很充實。

  但在做這些之前,首先,要來一根菸,阿奇波爾多這麼提醒著自己,愜意地閉上了眼睛,離他規劃的時間還有段不小的餘裕,他打算先讓自己在此睡個舒服的小覺。

 

 

─END─

 

※後記

我覺得我弄了個好腦補的內容XD(打爛)嗯先概略一下會想這樣寫的原因,一個是官方終於開放了現世地圖,再來於先前的R卡中有提到武裝車和浮游艇的的飛行機能,以及渦會在世界各地出現,連隊會機動前往救援等等這些的設定,成為我想寫這個東東的啟發。如果真的不曉得為什麼要開特意武裝車飛過去可以參考下世界地圖(艸)

時間點約莫是利恩他們13屆入隊不久,把時間點夾在UL本身的時間軸中的一段上看起來也還算順利。

無人島是個有趣的題材,阿奇對我來說是......到哪裡都可以活的很好、計畫周全,透露EVERYTHING IS IN MY PACE的男人,希望有表達出這樣的特質了XDD

 

感謝主催舉辦企劃,辛苦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