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有捏它內容內收///

【作者】咕嚕(Gulu)

【購入】20130818征戰的系譜三

 

  書的開頭這麼說道:「餘音。某種瞬間曾經存在的證據,隱蔽在語意之下,等待被拾起、回溯,然後迎風飛揚─」

  封面描繪的是冰封的湖面,主要的二人背對背與沒有交談,些許裂開的白露出底下深沉的湛藍,當尚未觸及時,會令人認為其下溫度應當如凍僵手指的冰面一樣寒冷,更甚過猶不及。

  令我想到高中時候學習的物理,水有三態,凝結成冰的溫度是攝氏零度,沸騰則是一百度,實際在冰面以下出乎人意料的卻是四度,表面凍住了,但實則裡面比表象要來得溫暖,而這些全是沒有去觸摸時所無法懂得的。

 

[I]VICE VERSA-反之亦然  

  一次的任務、與同伴間協力的過關斬將,稍許意氣風發後馬上被運勢叢康落水,利恩的不憫屬性WWWWWW後續出借外套和帶著些許嘲弄手法的關心,少少話語男友力爆棚的阿奇,激將法對年輕小夥子的利恩感覺真的頗受用WW

  脫去溼漉衣裳,背上的傷痕同是兩人心頭的疙瘩,記憶的不對等性,一方想起了另一方的背叛,而後者對此並無開脫的想法,只是苦於對他造成傷害的事由仍為一片空白。

  這在劫影兩人R卡算是滿典型的一個切入探討的題材,即使看過很多次還是自己相當喜歡的梗XD阿奇波爾多不知者的緘默,與利恩知情者的受傷。有時候人與人的關係並不單純只是加害人與受害人兩種,背後有相當多的原因和故事值得探討。

  利恩對於生前阿奇波爾多的罪狀感到憤怒,他擁有情緒,不是個爛脾氣的好人,對於師者信任的情感遭逢不明究理的捨棄,彷彿是他多年來所依循的教誨本人大大搧了他一巴掌。但比起逃避恢復可能更加不堪、可能更加使那人偉岸形象破滅的過去、可能到頭來他得接受他確實信錯了人,利恩依然選擇了繼續探尋被埋藏在因恢復記憶脆裂關係前面更源頭的真相,迎面直擊,面對成為疙瘩的那個人。

  反之亦然的意思是一方如此、另一方亦如是。利恩在情感面往往是擔任比較坦率那方的角色,實則身為年長那方的阿奇波爾多徬徨亦不遑多讓。

   無法言述的焦躁與複雜的心情,其實我覺得他們兩個都超不會說話(男人似乎都是這樣),而他們試圖用拙劣的言詞牽繫起彼此,哪怕是穩固一丁點能相信對方的依據,無論未來發展將如何,或許兩人的確會因結局的到來徹底分道揚鑣,不過眼前牢牢抓握對方的體溫與愧疚並不是虛假。

 

[II]To the edge of night.─至是夜的彼端  

  第二個段落使用的是連隊時期的某次脫隊狩獵,指導並不只侷限在課堂,而是更深刻地融入日常生活中的一絲一毫,描述阿奇波爾多和利恩間的差距。成年人的沉著、少年人的毛燥,專注以及經驗老道男人極富魅力,與森林間逐漸西沉日光照射相雜成少年心中尚無法給出切確定位的情愫。

  渦有著絢麗的色彩,雖然危險,利恩卻從年幼時就對渦抱持著一份想望並為之深深吸引。從這些片面的地方即可看出這孩子的性格會讓他無法避免將自己往險處送,像是明亮火源之於飛蛾的趨光性。

   阿奇波爾多......用悶騷講他貌似並不適洽XDDDDDD他有成年人的矜持以及難以坦然。

   像是『快點自己查覺吧』、『孩子只要長大就會懂』、『不能直接給予魚,而要給予其魚竿』等等的意向。某個方面而言足見他對於利恩的認可、他會懂,只是年紀還是太輕,認可抵達到忽略了年齡差距間可能存在溝通不良的程度。有些事物不講清楚說明白,會使得案情陷入膠著,進也不是、退也為難;越是胡亂不著邊際的任憑猜測,越是會感到不安,進而造就往後的局面。

   夜晚予人的印象和黑暗、死亡難以脫鉤,冰冷的夜、醒轉的利恩,在R卡中有提及洞穴外頭的滂沱大雨,他們都知道不能停滯腳步,阿奇波爾多還睡著,自匆匆分離之後有多久沒有好好地看過男人的臉,那個始終走於他身前一阿爾雷左右的身影已經顯得既滄桑且疲憊,但這個荒郊野外的山洞絕對不該是男人停下的地方。

   生物在慢性將死亡時會有種預感,料想到自己不能再跟隨對方的步伐,雨水使得人聲被掩蓋,面對分離的這一刻並不像阿奇波爾多遺棄了利恩,更像是利恩認為自己將先撒手離阿奇波爾多遠去。

   還想和對方走接下來的路,但連這樣小小的許願都成了只能仰賴奇蹟來成就的奢望,利恩說過自己不是個喜歡寂寞的人,寫好預計要轉交的信函,伸出未至的手握成了像徵誓約的拳,喃喃道著必然無法兌現的承諾、形同製造一個兩人都了然於心的謊言。

   『再晚一點,我會追上的。』

  這小騙子、小混蛋。(大哭)

 

[III]So long, and Goodnight.─長久的、以及永恆的晚安

  故事從白日、黃昏、夜晚,接續再度的破曉。原本的兩個人成為形單影隻,影子應當與人密不可分,而在那個夜晚過後阿奇波爾多失去了他最後一個分享過自己訊息的人、失去了他的影子。回信變得對其主人沒有意義的一封求救信,商隊的人不懂他話語裡的意涵,他們收錢辦事,讀不出眼前戴帽子旅人的目的地和他到此地前的經歷。

  只載運一人的馬匹腳步復歸輕健,男人攜於身側的刀刃沒有溫度,其上的刻痕象徵曾經存在那些共度的歲月,可現實早已物是人非,不變的是荒野風沙的扎人,在時光推遲稍後一些的未來,另外一個男人收到了回信啟程,然而那又是另外一個我們所熟知的故事。

  活著的人們再也不明白那每一個印下的蹄子和鞋印實際的重量,無論如何,阿奇波爾多應允了他對逝者的承諾,在他的一生迎來結束前未曾停下過腳步。

 

[BONUS]Like the wind blow.─仿若風吹

  連接回第一幕的場景,湖畔的天空暗轉,跨越生與死又是一日的夜晚到來,同行者連同利恩都已睡去,徒剩菸、營火和阿奇波爾多醒著。

  或許是樹葉相互磨擦的聲響使得他難以入眠,夢境和記憶屬於同質性摸不到實體的東西,但那些事物仿若從火焰的餘燼中嗶啵蹦出,讓夜風攫住,揚起隱蔽在語意之下殘存的訊息。彼時他們都比現在年輕許多,因為遺憾鑄下此世的相遇,他對利恩的能耐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會,風沒有實體,擁有暴風名號的青年此刻卻在他的身畔安睡。

  阿奇波爾多最為人詬病的地方在於他鮮少對他人流露出他真正的情感,就連這種時候也是讓人覺得狡猾的見不著他的表情(這點我認為造成無數作者繪者讀者在釋義時的困擾(?),但想到利恩一步步地、一步步地,用不同的形式兌現了承諾走回到了他的身邊,那樣的心情相當的複雜,有愧疚、有滿足、有不安、又燃起一絲不會停下腳步的勇氣,不知道可否用現存的描述來形容,於是後來決定把原先打的想像刪除掉,留待想像空間,而我想那一定會是很阿奇波爾多風格的表情。


  閱讀的心得大致上是這樣,自己很喜歡一些藏匿其間可供延伸的寓意,還有像是由光陰變化來縱貫古今這點,感謝咕嚕桑畫了這次的本子,諸多大小萌點讓我寫得非常地痛快XDDD

  因為後記中有提,各篇章標題名取自歌曲的靈感,所以也試著想自己來找找看,不過找到的不一定會是同一首就是了XD

開頭有遠而近大海浪潮的聲音,徐徐拍打上岸,赤足行走於龜裂的大地,配合生物的靈動,吹撫的風,飛揚的髮絲,MV的意境很美,算是意外地讓我找到喜歡的歌。

 

魔戒中的哈比人皮聘所唱之歌,完整版穿插海潮的聲音,像是吟遊詩人獻予MR.SHADOW的呢喃。哈比人不是善於戰事的種族,他們柔和的歌聲不若金屬器的堅硬,而像是風,能繞過蓊鬱枝葉間的縫隙、穿越影子、穿過迷霧,終將抵達是夜黎明的彼端,寓含希望。

 

 其實這首歌名是Last night, Goodnight,第三章和第四章的歌曲我找不到完整符合想像的,所以挑了跨越夜與白晝的一首。在星夜還未翻成白晝前,帶有對未來祈願的歌曲,有些悲傷,卻也顯得堅強,最後選了有影子魚悠游的一個MV。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