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酹月這張圖的感想延伸。

 狼煙

 

  妳見到他已然傷痕累累,卻一次又一次接受妳的指揮,義無反顧的投身戰場中心。

  『痛嗎?』

  這樣的問句妳問不出口,因為毫無意義。妳看著倒臥血泊中無聲無息的他,他無疑為妳贏了一場漂亮的戰爭,隨行的另外兩位同伴靜默,彷彿亦是對著妳無聲的譴責。

  從腦袋底下、從白皙軀體上的所有裂口,他流淌的鮮血是比他披散滿地的髮更加刺眼的紅色,玻璃造的眼珠理當不會有疼痛感,但妳卻覺得應該要迴避那些呈輻射狀散開,形同匍匐著爬向妳般令人窒息的紅。

 

  地圖擊破與他的復甦是同時的,空間扭曲帶著你們回到鋪著深色絨地毯的大宅,這已經是無數次反覆所見的影像。

  地毯的顏色是比凝固血液還要深沉的暗紅色,妳見到他邊抱怨著邊按著自己的脖子──那裡方才至前胸硬生生被撕裂出一道猙獰的傷口,此刻卻又恢復得完好如初,但妳感到妳的心是空蕩蕩的,像是與那些怵目驚心的創傷牢牢凝固在一塊,留在了前個地圖的異空間中。

  『大小姐,我贏了哦。』妳望見他數落完同伴的殘忍後對著妳笑,而妳終於是伸手揪著他無沾染任何血跡的衣角,用那雙無法流出眼淚的玻璃眼珠低聲啜泣起來。

 

─END─

 

不予哭泣不是僅為了忍耐,而是沒有必要。我想利恩有他性格上的豁達,他的確不會因為被派赴送死愿懟過任何人,會因為他的犧牲感到心痛的只會是喜歡著利恩的大小姐。(大致概念)

原作中的引導者是情感起伏不明顯的人偶少女,所以這次攙入了玩家方的一些情緒,總覺得喜歡利恩的大小姐都有一定程度的傷不起,要用自己又痛得半死,真的那麼不捨就供在家裡就好嘛WWWWWW但我雖然說是這麼說還是超愛帶利恩出門,不能忍受沒有利恩在我的視線範圍內(痛死好的節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