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不明

阿奇波爾多年齡操作幼齡化。

  

  利恩曾經想過如果有一天時空逆轉他能夠比阿奇波爾多年長,他必定要好好還以顏色,將對方曾經捉弄與欺負自己的部份通通討回來。但當這個無心的願望陰錯陽差真的成真時,他卻只感到被折騰地陣陣頭疼。 

  什麼穩重、什麼工於心計、什麼體貼紳士城府深通通一丁點也不剩。工程師們囑咐他不要讓狀態未明的小阿奇波爾多獨自外出──天知道讓那種纖細的手腕開槍會否連自己的手腕都會炸飛掉。

  但偏偏變成小男孩落於異地的小阿奇波爾多十分不配合地滿腦子只想從大宅裡逃脫。 

  「......還給我。」利恩在下樓梯的盡頭施展劫影釘住小阿奇波爾多,他從動彈不得的男孩身上慢悠悠地搜出驚人數量的子彈以及男人的三連星與格林格爾,拜想挾帶這些逃走的念頭,他並沒有花費相當大的氣力就追上步伐可能還沒他一半大的孩童。

  「這些並不是現在的你的東西,小子。」脫口而出的是男人平時訓斥自己的語調,為了保險起見他仍將槍枝中的殘彈全數撤出,一個個被金屬外殼包裹的未燃火藥在男人手上時全是令人聞之喪膽的兇器,而這些現在全都靜靜地躺在他的手掌心上。

  「你們綁架我才拿不到一分錢,孤兒院很窮......

  原來是在擔心這個。

  「嗯......你可能搞錯了,我們抓小孩不是要錢,而是要吃小孩哦。」

  心底被擾動地稍微起了有點糟糕的玩性,利恩想著這或許也是阿奇波爾多帶給自己的影響,會想去試探、去拉攏轡頭並駕馭頑劣的馬匹,從這個過程滿足他們的成就感。男人多對自己的過去並沒有透漏太多,但利恩從這些斷續殘片中推敲出了大概的真實。眼前的男孩恐怕比阿奇波爾多所述出外闖盪的年紀還小,鳶蜜色的眼瞳裡不再有自信的餘裕而是被未知的恐懼填滿,窄小的肩膀發著抖,可卻由於本性的不服輸而堅持不讓眼淚滾出來。

  「要吃就吃啊、才......才不怕你!」

  小阿奇波爾多打量著眼前被他視為壞蛋的紅髮惡人,但左瞧右看對方看起來就不是茹毛飲血之輩,於是他像是吞了一顆定心丸一般放肆咆嘯起來,可嚇阻效果對利恩而言幾近全無,畢竟男人變得童稚的臉龐沒有平時扎人的鬍子,軟軟的喉管還沒有發育出起伏明確的喉結,自在陌生環境醒來就沒換過的衣服僅是披掛在身上,隨著逃走的過程變得零亂,腰帶被扣到最後一個孔的褲子更是幾乎要掉到地上。

  哎呀......好像有點可愛呢......糟糕。利恩心想。 

  「好啊,既然小朋友你自己都提了,不吃好像有點浪費食物呢。」劫影的效果還持續著,利恩慢慢逼近把小阿奇波爾多籠罩在自己的影子裡,孩童覺得本就比自己高大的青年越發像一座山,恐懼卻令人無法逃離地直壓下來。利恩將男孩頸側的寬鬆的衣服一扯,露出大片勻稱的肩膀,和他白皙得近乎慘白不同,阿奇波爾多的膚色健康地像是一種用純麥釀造啤酒的顏色,他把頭顱湊上去,細碎褐髮搔著他的臉,像是被搖曳的飽滿麥穗撓過表皮般酥酥癢癢。

   小阿奇波爾多面露絕望一臉我命休矣的樣子讓利恩幾乎忍不住想捧腹大笑的欲望,他按耐著彷彿快抽筋的臉部肌肉,張開了嘴......然後十足象徵性地含了一口。 

  「就、就這樣?」 

  「嗯對,就這樣,還是你期待我還要做什麼?」男孩愕然睜開緊閉的雙眼盯著他,澄澈的蜂蜜色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旋即像是被直接浸泡在淚水中。到底還是小孩子,年幼時的阿奇波爾多也不例外,被嚇壞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嚎啕大哭。

   「不是真的要咬,看,我沒有傷害你?所以乖乖別再想亂跑了,這裡比你想像中的危險,嗯?」蹲下身把阿奇波爾多抱進懷裡,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說著,確保每一個字都有進入哭得抽抽搭搭的男孩耳中,男孩也並沒有掙扎的抵拒,而是緊緊抱住利恩。

   檢查麻痺效果退的差不多,利恩一腳把釘在地板上的小鏢踢掉,雙腳終於重獲自由的男孩逕自像是某種樹棲生物把腿環上他的腰,彷彿他是最後救命的一顆大樹,死纏著不放。

   「喂,小子,下來自己走。」

   「......我腿軟了。」理直氣壯地把手環住利恩的脖子抱得更牢,男孩的眼裡閃爍估且對他算是信任的訊息,只是看來還是維持著對其他人的警戒。 

  就多少當是種進展看待吧,首要應該是先幫小阿奇波爾多換身衣服,接下來雖然不知道孩子的腦袋可以吸收多少現況,要說服他自己其實是由一個中年大叔變小大概有點難度......

   「紅毛的,你還沒說要怎麼叫你。」小阿奇波爾多打斷了利恩的思緒發問,他將自己的名字隨性告訴了男孩,一面盤算著先去找哪個會裁縫的女性討些布料。路途上小阿奇波爾多還算安分地閉緊嘴巴,細嫩的雙腿為了行走方便被利恩托在手臂上,利恩並沒有注意到持續注視著他的視線,然後男孩無預警地像是鼓起十足勇氣般喊他『利恩』。 

  利恩突然重新體會到每當男人喊著自己名字時那種每每突然閃過的一絲悸動,與平常的沙啞慵懶低沉嗓音完全不同,而是有點奶聲奶氣的,分明是帶點討好意味性的叫喚,卻像是一塊小石子投進了平靜的波面般引發驚濤駭浪。

   雖說是有點自作多情的解釋,或許在那些他看不到阿奇波爾多的視角裡,自己也完全就是這個樣子吧。單臂就可以舉起的重量,被一個生命全然託付、依賴的感覺原來比想像中要來得美妙許多,可能還會上癮──這大概又是此時不在這裡的男人的潛移默化。 

  真可怕,這樣下去會變得和那個戀童癖一樣變態的,大叔還是快點回來的好。利恩心想,絲毫沒去檢討詞彙中的『童』所指的其實是他自己,並且暗道好險方才沒有失態到把阿奇波爾多給摔下去。

 

─END─

 

應該是阿奇出R4的時候的梗,哈哈互相當戀童癖的兩個人。(笑個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