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20140503 

第三次人氣投票活動的發想。

 

  『非常刺激的棋局,鹿死誰手未到最後一刻都說不得準。』艾伯李斯特扶正眼鏡,與古魯瓦爾多互相握手。

  『喝牛奶......做成標本後的骨頭質地應該會特別堅硬吧。』音音夢雖然困惑,仍舊接受了古魯瓦爾多的稱讚。

  『手上的傷,請如果感到不適一定要到醫護室反應。』雪莉對嬌小而認真的護士小姐再三保證她會記得這份叮嚀。

  『妳其實也相當的可愛,雖然我的狀況並不會因此想殺死妳就是了。』史塔夏喜孜孜地撲向作歌德式打扮少女,連聲讚道她高興得更想殺死雪莉了。

  『嘻嘻嘻嘻嘻嘻嘻,和史塔夏一樣是紫色的。』史塔夏的語帶陶醉讓傑多不自主向後退了一步。 

  『那個、貓咪,是很好的動物。』興許是不太會應對的類型,艾茵對不曉得要說些什麼卻仍拼命找說法的傑多露出感謝的微笑。

  『瑪格莉特小姐的智慧以及理性一直都讓我很羨慕。』瑪格莉特淡淡地回答貓耳少女道能保有溫暖柔軟的特質才會是最好的。

  『雖然對豪飲沒有興趣,偶爾小酌倒是可以。』瑪格莉特的回應讓弗雷特里西忍不住扯著嗓子和不遠處的兄長炫耀道他又多了一位品酒之友。

  『努力固然重要,不過女孩子可別總是那麼逞強啊。』多妮妲有些無措地避開弗雷特里西想摸她頭的手,旋即鼓著腮幫子尖聲說著才不需要大叔多說嘴,然而緋紅的臉色出賣了她的受寵若驚。

  『圖書館的繪本區你可以去看看。』庫勒尼西對多妮妲唐突的話語一愣,咀嚼之後發現那是對方不坦率的推荐之意。

  『軍人先生在戰場上的表現非常出色。』艾依查庫瞇起他僅餘單側的藍眼,對攜帶異獸的少年說道對方也早已是優秀的戰士。

  『大姐很性感,等等,不是下流的意思!是稱讚!稱讚哦!』碧姬緹眨眨她的美目笑而不語,打算看金髮的青年再多因自認語出不妥而慌張的逗趣模樣。

  『劍士先生,嚴肅會讓你的人生少去很多快樂的。』不勞費心,伯恩哈德回得一絲不苟,碧姬緹則玩味地以指頭輕點他的胸膛──實際上並沒有碰著,只是做做樣子,但這舉動仍然讓伯恩哈德開始後悔他早上空腹喝了杯咖啡。

  『看來離開連隊後你也沒有疏忽了你的劍。』阿貝爾聽及此,歡快地對過往沉默肅穆的前輩提議道有招一日來比劃一場吧。

  『那招變出鴿子的把戲還滿有趣的,再表演一回吧,魔術師。』梅倫摘下高帽,對他的金髮觀眾行了個標準且優雅的回禮。

  『看仔細了,這枚硬幣等下就會跑到──你的耳朵的後面。』史普拉多嚇了好大一跳,從狐疑轉欽佩,連聲追問梅倫道究竟他是如何辦到的,後者笑得神秘,回道這是魔術師的魔法。

  『威廉先生為什麼挖完心臟後不會倒下?』對應狼耳少年天真無邪的問題,威廉苦笑著回答他也很想知道。

  『工程師,請務必不要再試圖想取走我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份進行研究使用。』威廉說得嚴肅,羅索則毫不遮掩地呿道軍裝青年的掃興與不識相。

  『嘿,會點火的,我不會要你整隻手,貢獻幾根手指為世界的發展謀福如何?』羅索雙手合十於胸前,里斯聽聞他的請求後鄭重拒絕,說道世界應該不希罕他的幾根手指。

  『連隊的後輩一個比一個年輕呢,果然在我之後是人才輩出的年代。』布列依斯望著只會出現在前輩口中的傳奇王牌侃侃而談,默唸道前輩其實在身故後成為隊中教官們判定訓練生潛能優劣的比較準則。

  『蕾格烈芙大人,我始終認為您是位體恤部屬的上司。』蕾格烈芙點了點頭,表達對於審判官表現的讚許以及她的遺憾。

  『與渾沌的盲信者們相似卻孑然不同的力量,慾念深重的男人啊,期許你不會迷失在血腥之中。』蕾格烈芙的聲音清朗,卻讓柯布直覺道眼前有著蒼老眼神的少女相較他的嗜血大魚才是真正需要令人畏懼的怪物。

  『認為彼此很礙眼這點我們可是彼此彼此啊。』柯布點起一枝菸作為劃清界線的氣霧屏障,薩爾卡多緊鎖的眉頭讓他顯得比平時更沒有好臉色。

  『地上魯比歐納的女性在操作重機具部份的卓越表現以及裝甲部隊於戰域確保的效率時有聽聞。』不過還可以更精良些,深色肌的青年滔滔不絕地指出了數個於驅動關節與輪軸項目的弱點,艾妲無法插話,在心中改觀了對於潘德莫尼人冷漠不肯多言的印象。

  『沃蘭德,謝謝你的花,我會將它們插在房間的花盆裡。』和藹地接過禮數周到的花束,身型纖細的少年令艾妲想起生死未卜的年幼女王,無論何者都承擔了對他們稚嫩肩膀而言太過沉重的責任,兩者重疊的身影令她禁不住開口提案道沃蘭德有空可以來和她一起喝下午茶。

  『忍者的替身原理與瑟雷斯夏爾有點相像。』沃蘭德似乎還想尋找阿修羅將替身藏在何處,阿修羅暗自吐嘈道他使用的可還是肉體的範疇,和沃蘭德的機器人才不是一個概念的招數。

  『康拉德,教典收起來之前我覺得我們無法對談。』阿修羅見情勢有異,立刻打斷了黑教父招攬信徒的興致。

  『所以說神罰乃是神針對世人的罪狀進行公正的審判後所降予的制裁......利恩先生,你有再聽嗎?』有啦有啦,不過快點結束我會感謝你,利恩打了個呵欠,隨時注意抓準時機準備逃離現場。

  『阿奇波爾多,動作太慢的話是會被我拋下不管的。』但你哪一次不是又折回來幫我?阿奇波爾多笑著吐出滿載尼古丁的氣體,三言兩句便堵得利恩啞口無言,讓利恩氣惱似地也效尤點起菸狠狠抽了好幾口。

  『小姐,感謝妳上回在任務中的支援。』帕茉低著頭有些羞赧,身側的希爾夫見狀拱了拱她的身體,她連忙躲到聖獸灰藍的軀幹後方,連忙對槍手說著都是希爾夫的功勞。

  『今天......和好相處。』帕茉說得吞吐,強自鎮定卻仍隱隱懺抖,像極了警戒著的小動物,貝琳達對此溫婉地睜開她妖異的金瞳,呵呵笑了幾聲。

  『皇帝陛下......似乎是如此卻又無法肯定,時至今日我已經不清楚該如何稱呼您了,您到底......』我等是加斯托特,而今的名號為瑪爾瑟斯,那便如此稱呼即可,性別難辯的麗人以淡漠的表情回應女將軍的困惑。

  『潘德莫尼的工程師,你的機械之力從過往開始即為我等觀測的存在。』身為工程師的我居然倒成了受觀測的對象,是個有趣的說法呢。泰瑞爾將尚且冒著煙的馬克杯湊到唇邊。

  『魔女或許會是個值得研究的樣本。』泰瑞爾說得親切,談話的內容卻讓伊芙琳比到來此處前更加憂鬱。

  『謝謝......餅乾......』伊芙琳的聲音細如蚊蚋,幾乎像是喃喃自語,不過露緹亞知曉對方對應外人一向是如此膽怯,所以她體貼地接續話題的主導權道她最近開發了果醬口味,希望伊芙琳這回也能品嘗。

  『偵探先生,這次的蛋糕想請你嘗試。』露緹亞興致勃勃,布朗寧面露困擾唸著欲請少女找別人,這全然是個誤會,就算他的名字和某種糕點發音類似,並不代表他就真的愛好甜食啊。

  『小姑娘,偵探這行業不是讓你尋開心用的......好吧,先說說那隻大象是什麼顏色?什麼時候丟的?』聽到對方打算幫助自己,梅莉泫然欲泣的小臉頓時展露欣喜的神色。

  『人類擁有得以將夢境化為現實的可能性,這點上與我的力量十分相似。』佛羅倫斯想著少女口中所述應該是指裝甲列兵,即使聽不懂對方的話,她仍豪氣地表示改天可以一同乘她的機甲外出兜風。

  『好難聯想那些彷彿真人般的人偶和裝甲列兵一樣都是機械。』佛羅倫斯稱讚沃肯製工的高超細膩,讓沃肯猶豫是否該向對方訂正道自動人偶與裝甲列兵實則是不可相提並論的技術。

  『馬庫斯,說過有發現異常處要通知我的,你的身體和多妮妲她們有基礎上的不同,更需要密切匯報損壞狀況。』沒有語言中樞的舊型人偶佇立若莊嚴的石像,沃肯發出嘆息,指令對方躺上診療床。

  『......』分明未有音節的流通,尤莉卡緩緩地轉向馬庫斯,讓人不知道機械修女精密的感官裝置是否捕捉到人類聽覺所無法捕捉的訊息。

  『提琴惡魔所圈養的少女,無知的羔羊。』尤莉卡平板地用她所得知的訊息稱呼夏洛特。請不要稱呼老師為惡魔,他不喜歡。純白的少女說道,少見地在她沉醉恍惚的夢幻中閃過堅毅的神色。

  『老師......』夏洛特欲言又止,凱倫貝克看著自分隔後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拿出他備用的小提琴──他原先認為自己除了札吉外沒有機會再演奏供予凡人聆聽的音樂──以樂代口撥弄出他們都懷念也回不去了的音調。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凱倫貝克將琴弓以像是要劃破空氣的節奏指向古斯塔夫,表情的憤恨與古斯塔夫的愉快形成強烈的對比。

  『上次推薦給吾的香草極具有安神的效用,請以我的名義捎一份給凱倫貝克,他或許會需要這些才能冷靜的應對吾。』路德維持營業者的笑容,說道讓無辜的花草遭受火星之罪可不是他樂見的現象,拒絕超人集團的領袖的請求。

  『大小姐起床了。』路德進入廚房告知布勞象徵新的一天的開始。

  『請問今早的早餐用得還習慣嗎?』布勞如例行地詢問宅中住人關於餐點口味的想法,C.C.自神遊中被驚醒,雙手併用貌似想遮掩桌子上的什麼,卻弄巧成拙打翻了桌子上的奶油蛋糕,沾著奶油,她對著少年侍者露出害怕責難的抱歉表情,布勞體諒地說道,『沒關係的,早餐等您有空再說就好,先去將您這一身清理乾淨吧。』

  『梅爾巴茲大公遊歷的見聞實在是很豐富吶。』不會,只是活得久了自然如此。魯卡對女工程師入迷的聆聽表達相對應的感謝。

  『現在這個世道,年輕人的穿著風格日新月異啊。』我果然是年紀大了,魯卡大公對於庫恩的穿著發出感慨。

  『有沒有人和你說過,糾結盤據的肌肉也是一種力與美的呈現?』米利安停下了鍛鍊的例行課程,庫恩只是笑,也不多做說明就是看著,米利安只好忽視饒富興趣投向他的眼神,直至庫恩像是看滿意了似地離開,他都摸不清楚對方的來意。

  『大小姐,請小心腳邊。』米利安出言提醒,走在前道的少女人偶回頭望向他,壯漢小心翼翼地將雙手穿過她半張手臂露出的腋下,將人偶抱起放置自己肩上。過程中他控制著力道,深怕多出分毫的都有可能將脆弱的人偶軀體捏碎。

 

  『謝謝你,米利安。』少女人偶說道,面向前方分岔的道路,伸手指示出接下來的行進方向。

 

─END─

一位是艾伯XD總之是看完今年的投票結果的產物。

寫著寫著就天亮了我覺得我現在感覺好爽(小瘋子)

欸豆,忽然冒出來想執行就執行了的點子,順序的排名以及相互的話語,最後接回大小姐,第一次寫了全員(應該可以算是了),爬去睡前再說一次,真的非常非常高興能夠認識你們,能有幸成為率領你們的大小姐也非常的榮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