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原發表日期:20140124

用以參加UL許願池企劃之作品其一

感謝英畝桑的交換。

※星幽界
※攻防戰,大概(?)
※分不太出CP

Dry out


  阿奇波爾多曾經問過利恩為何要留長髮。

  「怎麼這時候問這個?」利恩甩落匕首上微微凝固的異色血液,覺得阿奇波爾多有些好笑也不合時宜,場合太怪了,他們在聖女之子的率領下剛終結一場惡戰,風暴荒野的風沙滲入他們的頭髮及衣服貼合肌膚間的縫隙,與一身的汗水和血污混雜在一塊兒。

  「就是、那個,不會不方便嗎?」結束地圖的空間傳送點近在眼前,帶隊的人偶已經先一步躍入消失在視野內,利恩在中間而他墊後,阿奇波爾多得牢按著頭頂前行才不至於讓帽子被狂風刮走。

  空氣中沙塵的味道相比尼古丁的令人上癮不曉得劣質了多少倍,他所幸閉上嘴,以另側的手指在自己手臂約略等高處比劃了下利恩頭髮的長度示意,然而利恩卻只是用嘴型示意露出深沉的笑容,朝他招了招手沒有正面回答,隨後便悠哉地轉身離去。

  駐立於堆得越來越高的沙丘之上,阿奇波爾多舉步維艱,利恩的判斷是正確的,這漫天土黃實在不是個適合對話的環境。

  傳送點週遭的沙土像是激流打入虛空被吞噬殆盡,徒剩下由不知名力量運作的扭曲色彩熒熒發光,不論經歷幾次的任務都覺得是不可思議的景象,阿奇波爾多望著利恩離開的地方,自嘲道在靴子裡滑動的沙子量或許已經足夠在宅邸的花圃旁堆出個小型的城堡,他調整歪掉了的帽子邁開步伐,沒有讓自己落後隊伍太久。


※※※


  歸返宅邸象徵一日的任務行程告終,阿奇波爾多沖完涼換掉滿是沙塵的衣服一身清爽,空氣裡頭飄著糕點以及紅茶的淡雅香氣,眼前宅中女性正聚眾進行著下午茶,在他身後逐漸拉長覆蓋長廊的影子顯露日頭傾斜,天氣很好,這個時段要再多做些什麼讓人提不起幹勁,但要休息卻又著實顯得太早了些。

  阿奇波爾多行走的步態輕鬆,具有高殺傷力的散彈槍與手榴彈全讓他擱在房間內,他在宅邸最大的樹下發現利恩,散開垂落的紫紅色長髮末稍尚自滴著水,環繞周身擺著大批尺寸不一的瓶罐,青年聚精會神地逐個拿起來檢視,並在考慮一會兒後於跟前將它們分類成兩堆,憶起進行到中途的對話,阿奇波爾多朝樹下走去。
  「頭髮沒弄乾容易頭痛。」阿奇波爾多陳述道。

  「嗯......那不正好,測試一下死掉之後還會不會感冒。」利恩隨性回答,仍然把專注力擺在他的瓶瓶罐罐上,阿奇波爾多皺眉,沒有放棄離去而是瞇起眼睛,利恩也不干示弱地抬頭,讓視線闖進男人灰藍色的視野內。

  他們用眼神無聲角力,空氣間似乎激盪著無形的火花,很快地勝負分曉,利恩從來就不會拒絕阿奇波爾多的要求,所以雖然嘴上維持形式的抱怨,青年還是乖乖地一把抓住讓他草草掛在頸部的毛巾,胡亂擦起自己的頭髮。

  「毛巾給我吧。」終究還是看不過利恩明擺打算便宜行事敷衍他,阿奇波爾多於躊躇半晌後開口。

  「哦,今天吹什麼風,讓你服務會不會遭天譴啊?」利恩停了下來,促狹地瞅著阿奇波爾多說道。

  「我提議的,雷要打下來也先打我。」

  「你說的哦。」利恩忙不迭手往前一送,笑得燦爛,滿臉恨不得將布團早點交到他手上的表情。

  從內室弄了張沒有靠背的椅子出來,接過毛巾立於利恩那顆髮絲總是誇張亂翹的頭顱後方,阿奇波爾多的腦海裡閃過一絲後悔與短暫的不知所措,短髮的方便處理讓到底該從頭皮開始亦或是從髮尾開始成為難題的起點,仔細回想他其實根本沒有幫人擦頭髮的經驗,這將是第一次,況且眼前的還是長頭髮。

  讓利恩等太久會被察覺事有徯翹,阿奇波爾多不動聲色地將毛巾罩在利恩的頭頂,十根手指頭的指腹整齊劃一地摩娑著利恩的頭皮,頭蓋骨的堅硬因為覆蓋了層皮膚組織增添柔軟的不確定因素,與擦拭槍械得以恣意豪快的情形相差甚遠,他不曉得要用多大的力道才不會扯痛利恩,細微物體摩擦的沙沙聲夾在兩人之間,利恩罕見地沒有失去耐性,只是打著節拍隨著頭頂的施力搖頭晃腦,時不時還會用眼角偷瞄身後的阿奇波爾多,對比男人的謹慎顯得十足愉快,阿奇波爾多見狀不禁覺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斷定利恩一定在暗自竊喜他的笨拙。

  「後悔幫我擦頭髮了?」

  「倒也不是,不過感覺長頭髮的確相當的不方便啊,無論是在戰鬥還是清洗保養的時候。」

  「所以早上你問的是這個?依照你的判斷我該剪短嗎?」利恩轉頭問道,大有一股若阿奇波爾多點頭他會真的照做的趨勢。

  「不,還不至於做到那份上,頭轉回去,還沒擦完呢。」把利恩的頭顱扳正給予否定的答案,毛巾因為吸水多了些重量,手指觸摸到髮上的水液帶來濕潤感,彷彿吸附在利恩髮絲上的水分子正遵循滲透壓原理源源不絕地進入指頭與指甲相連的地方,阿奇波爾多沒有停止手邊的動作而是結束頭頂的部份游移到後腦,更換手持的角度,使用毛巾較乾燥處捧住大把流洩垂向地面的頭髮搓揉。

  「是嗎?」利恩回答得輕,隱含淡淡對於阿奇波爾多出爾反爾的疑惑,阿奇波爾多暗忖起自己的不夠慎重,他竟忘了隨口的提議也可能讓利恩出現這類反應。

  強加壓抑意識到自身對利恩的影響力之大所引起的心慌,利恩好像從未多加思索他對於阿奇波爾多想法的看重程度是否不尋常,比起下對上的遵從更像是刻意的迎合令阿奇波爾多覺得不妥,卻又說不上來所因為何。

  他曾做過再三的確認,並非排斥如此被利恩全然信任著的感覺,或者該說他們兩人從很早以前就用這樣的形式相處,印象中的利恩是個像野馬般難以駕馭的小鬼,會對他出言頂撞,嘻嘻哈哈的看似懶散,常常被通報夥同朋友闖禍,可是又會在他認真要求時展現絕對的服從。

  阿奇波爾多難以適應被百般順著般的現狀,最初他還能將這些都解釋作學生對師長的敬重,然而過往的純粹隨著時日拉長變質,連他自己都越來越難定論他們對彼此的意義。多年後再相見利恩已然成年,身高和他更近了些,留長的頭髮亂翹得誇張,言語裡依舊沒大沒小但是多了圓滑。

  他們的差距開始肉眼可見地縮短,比起師生而言要多出了些什麼的跡象漸趨明顯,他原以為自己夠了解利恩能遊刃有餘,利恩對待他的態度卻屢屢讓他動搖,他覺得他在與利恩相處時的余裕的確不若當年充足。更多時候表面波瀾不驚的他實際上是左支右絀的。

  『回家再告訴你。』不需要面對面也感受得到利恩的情緒,阿奇波爾多懷疑起眼前他手捻濕漉漉的頭髮即為利恩於稍早沙暴中賣關子的目的,行商的暴風駕馭者們時常得在惡劣環境中進行交易,讀唇語演化成他們的本能,洗過澡後那雙裸露的臂膀白皙乾淨讓人乍看不像久經殺戮的戰士,利恩大方地後傾抵得他的腹部溫熱,他們相距親膩至打破師徒應有分野的臨界值,但到底利恩還是太嫩了,把藏匿著的喜悅表達得太快太明顯,而且明顯到像是故意要讓他知道。

  不要看起來那麼滿足啊,會讓不敢接受你率直情感的我覺得自己窩囊,阿奇波爾多在心底默念道,放開毛巾用手指梳理利恩捲曲的頭髮,輕拍幾下表示大功告成。

  「阿奇波爾多,你還問嗎?我把頭髮留長的理由。」利恩在阿奇波爾多走進建築物前喊住了他。

  「都差點忘掉問過你這個,瞧我,人年紀大了就是容易忘東忘西。」阿奇波爾多笑道,靜待利恩的回答同時暗暗地對回歸往常的相處距離感到鬆了口氣。他掐準往後退開一步的時機,扠在口袋裡的十指還殘留水液的濕潤,反覆來回的梳理梳開了糾結的紅髮卻怎麼都理不清他複雜的心思。

  知曉了利恩的討好並不表示他已經調適到可以欣然接受的地步,就算會被譴責膽小,幾番考慮他仍然不希望與利恩間的關係輕易地有所變化,所以他選擇用一層薄薄的違心言論說服自己包裹住呼之欲出的破壞,暫且維持不知能支撐到何時曖昧的平衡。

  「我想想要怎麼解釋......其實呢,原因還滿簡單的。」利恩將腳縮到椅子上盤腿而坐,斜陽漫灑整個庭院將大地染成和他髮色同色系的紅,應當沒有氣候變化的宅邸內起了風,阿奇波爾多終於察覺自己的逗留似乎是被誘入了陷阱之中,他怎麼都忘記利恩當獵物躲藏起來會主動出擊的習性,但他已經來不及抽身遠離風暴的降臨,只能和利恩面面相覷,而像是佈局已久的後者此刻朝阿奇波爾多笑得有些狡慧,「因為知道留長了有一天你會問哦。」


─end─



因為作者本人越來越難分他們兩個的攻受所以就標個,劫影←妳
總之,這是一個利恩強迫阿奇波爾多面對的故事(?)
希望老是在我腦袋裡打架的兩人還合英畝桑胃口了,感謝交換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