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化內容有注意,真的貓。 

 

 阿奇叼著魚回到窩時發現居所來了不速之客,空氣中飄蕩雜亂且刺鼻的味道,來者是複數,凌亂的足跡沾著沙塵從大排水管外的泥土地一路延伸往管子裡去。  

  利恩橫躺於他們一起撿回來的人類舊衣物上,翻露出柔軟的側腹,有幾團陌生的小毛球擠在利恩的肚皮前,虛弱細微的哭叫聽起來像是餓了幾個星期一樣。阿奇波爾多見到小毛球們爭先恐後地吸吮著利恩的乳頭,有幾隻個子比較大的已經長出小小的乳牙,尖銳的牙齒扎的利恩因為疼痛從嘴角溢出嗚咽,不過紅貓沒有揮開幼仔,取而代之,他只是梳理幼貓特別細緻的頭頂毛髮安撫驚慌飢餓的小貓們。

  「母貓呢?」  

  「被車子撞到了,當場死亡,在我散步的時候......」  

  「你餵不飽他們的,公貓沒有奶水。」阿奇波爾多把魚放置在利恩的嘴邊說出現實。車禍和清潔隊的捕捉對貓而言媲美天災,喪母的小貓將離他們最近的利恩當做母親的替代品免於精神崩潰,他知道利恩把目睹卻無能為力的罪惡感攬在身上,才會將流離失所的小貓帶回來。

  「反正喝不到奶也是會死掉,讓他們能假裝自己有吃飽再上路也沒什麼關係吧。」 

  「變成那樣,就真的是你的責任了。」阿奇波爾多逕自叼住靠近腹部前側兩隻的後頸,將嗚嗚亂叫的幼貓騰空提起。

  「喂。」阿奇波爾多垂眼,利恩對他齜牙列嘴發出警告的低吼,儼然化身為護衛幼仔的母親。沒有搭理利恩的威嚇,礙於嘴裡咬著東西無法鳴叫,褐色毛皮的大貓用他灰藍色沉靜的眼睛眨動,示意紅貓別多問跟著他走。

  

  利恩叼著另外兩隻幼貓跟在阿奇波爾多後頭,夜色成為最佳的掩護,他們穿越被街燈打出滿地斑駁樹影的街道,在一支特別高的電線桿前停了下來,阿奇波爾多放開小貓們,把電線桿底部裝滿資源回收物的紙箱打翻後翻正,依序把小貓叼進去,之後用頭顱頂著利恩到轉角處躲好。

  「阿奇波爾多,你到底......」

  「看著,你會明白的。」

  利恩閉上嘴,不是由於被被阿奇波爾多的話語說服,而是因為本能的機警讓他安靜束起耳朵傾聽,他聽到人類的腳步聲,從遙遠的另一端越靠越進。

  「媽媽,快看,有小貓咪!」

  「哎呀,還真的......」

   小女孩三步併做兩步湊向喵喵叫的幼貓,後頭較年長的人類女性也走了過來一探究竟,人類的母女就這麼停駐在紙箱前蹲低身體,不多時小女孩抱起整個紙箱,向著來時的方向歸返,逐漸地利恩連小貓的哭泣聲響都聽不到了。

  「那一戶照顧過很多小貓,滿有經驗,不會撒手不管的。」

  你早就知道?

  阿奇波爾多動作輕巧得讓人和貓都不能看穿他其實已經是隻中年貓,沒有貓能說清楚阿奇波爾多在這個鎮子停留多長的時間,利恩狐疑地看向跳上圍牆熟門熟路抄捷徑的阿奇波爾多,也隨即跳了上去。阿奇波爾多一貫地走在前頭翹著尾巴,回到窩他們分食掉阿奇波爾多帶回來失水太久已然死透的魚,咀嚼著冰冷的魚,利恩想到不愧是阿奇波爾多撿選的貨色,肉質絕對不會很糟,室內又恢復到只剩他和阿奇波爾多,小貓被帶走,利恩感到一陣冷清,分明只相處不到半天,原先迴盪在窩中渴求自己的吵雜叫喚徒然成為夜風寂寥的呼嘯,讓利恩比平時睡覺挨得離阿奇波爾多近了些。

  阿奇波爾多就著利恩的動作趴在他的肚子上,用鼻頭反覆頂弄利恩的腹面,利恩順從要求翻身更大面積地露出腹部,幼貓在他的每個乳頭周圍都留下一圈深淺不一泛紅的齒印夾雜吸吮的痕跡,破皮處讓粗糙的貓舌摩擦,刷在乳頭頂端引發細密電流通過般的顫慄減緩疼痛,利恩意會到阿奇波爾多正用著傳統原始的方式替他療傷。

  『阿奇波爾多,我餓了,所以借我咬一口嘛,一口就好。』

  幼時喪母的他被阿奇波爾多撿到,相當早以前就是成貓的大貓順應他的唉鳴躺下,他用長齊乳牙的口咬住阿奇波爾多乾癟的乳頭,死命地咬著、吸著,嘴裡嚐到血腥的鮮甜,讓他哭泣著認清不會再有任何溫暖的奶水流出,母親已死的訊息。

  「話說你啊,那麼想要小貓的話,去找個女孩子生一整窩吧。」確認再三全部都舔過一圈,阿奇波爾多用鼻頭碰觸利恩湊近的鼻子。

  「才不要。」稍早叼著魚的魚腥味還未完全散去,將爪子搭在褐色公貓的背部,利恩撐起身體回舔阿奇波爾多毛茸茸的臉頰。

  早就不可能生的出小貓了,誰讓他是喜歡沒奶水公貓的公貓。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