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20130515

第二次人氣投票活動的發想。 

 

 

    有些時候,聖女人偶會覺得她與戰士們的關係並不若造物主所賜予她的使命這般的單純。 

  人偶們的茶會甫結束,周圍喧囂的空氣尚未降溫,在在飄著茶葉的香氣。像是祭典還持續著,下午茶的特製茶點是大吉嶺紅茶佐巧克力蛋糕,人偶還記得今天巧克力碎屑被完美地堆疊成兔子的形狀,然後於開動後被她連殘渣都舔舐殆盡。 

  今次的茶會與往常相同,由人偶欽點兩位戰士陪同出席,多數的人偶少女穿上了嶄新而截然不同的衣裝,像是意氣風發的騎士打扮、白色的雙排扣西裝,優美而典雅的紫色洋裝...等等,邊上的戰士為主子撐上一把洋傘遮陽,會場熱鬧的令她都有其實是來到嘉年華會會場的感覺。 

  「為什麼,不自己撐呢?」湖水綠的長髮在各色鮮豔的毛髮間顯得特別樸素,綠髮的人偶望向換上公主頭造型的同伴,略有不解地問道,「傘,這個尺寸,我們是,可以自己拿的,吧?」

  「因為這個。」即使是同樣出自造物主的手,彼此間仍舊存在個體上性格的差異,穿著點綴繁複蕾絲禮服的金髮人偶歡快地展示懷中所抱著的戰士玩偶,有兩個,仿造帝國騎士與黑王子的玩具被縫製的唯妙唯肖,用人偶同尺寸細小的雙臂摟緊恰巧足夠塞滿臂彎,綠髮人偶看出來了,玩偶的造型與對方攜帶出席的戰士是相同的。

   「我以為大家這趟都會換新衣服的。」連眼睛都置換成燦爛的金色,玻璃眼珠擦的雪亮,金髮人偶對於同伴的她未改平時白襯衫搭配紅兜裙的打扮嘖嘖稱奇。「甚至連鞋子都沒穿,簡直像剛從魔女山谷走出來的落難樣。」綠髮人偶沒有回話,立於一旁的眼鏡騎士清了清嗓,提醒自家的主子不應做出比掀裙子再更進一步失禮的行為,前者則被金髮人偶大大吐了個舌頭。

   每個人偶宅邸皆處在不同的空間,漫步在回家的路上,想著因應新魔物的戰鬥方針,專心想事情讓綠髮人偶並未第一時刻察覺,腳掌間的關節早已在行走間卡入細小砂石,讓她的動作變得有些許僵硬。

   應該是要穿鞋子出門的才對,她心想。

   明顯趨緩的步伐令她的戰士們停下回過頭等她。紅色蓬鬆的長髮,陳舊寬大具破損的帽緣,夕陽拉著雙份的斜影延伸往她的方向,她正踩著那兩人的影子,於是反應常被同伴揶揄慢半拍的她找到了之所以選擇不盛裝出席的理由。

   「腳,卡沙子了。」簡短說明自己遭遇的狀況,中年槍手先一步跨開長腿踱至她的身邊,用閒適但關心的語調問需不需要抱她。

   「不用,可是,阿奇波爾多,可以牽手嗎?」我才不會跌倒。補上一句彌平細心對方想必早就考慮到的疑慮,男人對他來說實在太過高大了,綠髮人偶必須盡力仰著頭,才能看著對方藏在帽子底下的眼睛。斷斷續續的機械女音有些破碎,她的語言中樞是個不論零組件如何精進都無法克服的構造,不過要好好說出自己的請求還算是沒問題的。

   阿奇波爾多的表情裡閃過一剎那的詫異,而後他輕笑著將幾乎是人偶四倍大的手掌交到人工少女的手裡。

   綠髮人偶就這麼牽著阿奇波爾多,或許是有點愚蠢的畫面吧,像極了人類的親子,事實上她不會也不可能是人類的孩子,只是代行造物主喻令的化身之一。行走的過程間利恩也放慢步調退至她的左側,而人偶被夕陽色澤染得溫暖的眼睛盯著與己視線平行的白皙手掌。

   「利恩,左手,是空著的哦。」好在造物主沒有給她們設計臉皮的概念,不然應當會因為過於大膽的發言羞赧,變得面紅耳赤吧?

   往另個方向回家的金髮人偶,現在應該仍愛不釋手地抱著那兩尊玩偶,綠髮的人偶由她的戰士們牽著,白瓷冰冷的軀體沒有觸覺,感受不到活物的溫度,但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競爭與比較應該是她們內建的本能,火焰聖女認為如此的設計才能造就進化,所以她對於自己眼下竟沒有絲毫的羨慕之情都感到驚訝。

   人偶是空心的,沒有血管也沒有心臟,不會死去,被打破了也能重塑,不過即使是種錯覺也好,她是這麼認為的,從左右兩邊牽著她,那無法感受然而卻確實存在的溫度,會通過透明的血管輸送往她空無一物的左胸腔,鼓動裡頭不存在的器官躁動不止。

   精緻白瓷的小手施力,略微陷入雙邊應當柔軟的肉掌中,綠髮人偶可惜到連柔軟這個概念都只能依靠憑空想像。腳裡卡入的砂石實在太多,或許還是得靠他們兩位抱回去吧。可當她思及也撒夠嬌了,旋即覺得沒什麼特別好遺憾的。

   「大小姐心情很好?」

   「嗯,是。」人偶還是得抬高頭才瞧得著他們,在與左右視線相觸後她露出與人類少女相仿的靦腆笑容。

   她不需要任何的仿造品,因為她的雙手早已預留給更重要的真品。

  

  ─END─

 

 

(補遺)

 

  在當天歸宅的午後,那對師徒倆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利恩裝神秘似地用自己的頭巾權充遮眼布,綠髮的人偶被黑布遮住雙眼,被告知先留在前庭草坪上的她疑惑問起他們兩位想要做什麼。 

  『大小姐之後就知道了。』中年槍手這麼說著,然後摸摸她的頭。不一會兒,黑暗中她聽到了很多的腳步聲接近,有的輕巧細細碎碎,有的則像是紀律嚴謹的靴子踩踏在地板上,有的像是動物的肉足,更有的聽起來一定是製造聲音的主人覺得彆扭、卻被人拖出來才會有的踉蹌。

   『可以把頭巾拿掉囉。』利恩的聲音像是自由的風,捲起了所有人的頭髮,連同天空遮蔽的白雲也飄散遠去。綠髮人偶的左右牽著的還是那兩人,利恩另測的手牽著他的好友阿貝爾,阿貝爾則拉著傑多,傑多的再過去是看不出表情變化的馬庫斯,雪莉和多妮妲今天依舊在拌嘴,但有著無數傷痕的手還是牽在一起,所有的人,一個牽著一個,希爾夫咬著帕茉的衣角,而史普拉多抓在希爾夫的尾巴上,小獸人牽著自己的姐姐,最後由艾茵有點不好意思地牽上阿奇波爾多。 

  草坪上頭儼然形成一個歪歪扭扭的大圓圈。

 

  ─END 2─

  把人稱改掉了,原本有想過要不要直接使用自家大小姐名字XD(仍維持原案就是了) 

人氣投票雖然沒有辦法進入可以獲取獎勵的前三名,但我想家裡的戰士們,各個都是大小姐心目中的第一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