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20130530

  

  利恩細細地描繪男人被他抓在掌間的手,自指甲間到手腕感受紋路底下埋藏青紫脈絡的微弱跳動,指頭上細細密密的繭是使槍得來的,有部分的掌紋並不是很清楚──那是火、高熱,還有炸彈曾經的痕跡。

  阿奇波爾多也檢視著他的,他的手指骨節明顯突出,那代表善於肉搏的証明,上頭橫佈大大小小的刀傷,有些早就好了,有些則化成永久的班疤。

  微微的風吹動利恩的長瀏海也吹起他的注意,抬頭的一瞬間他捕捉到阿奇波爾多嘟著嘴把空氣壓縮呼出的模樣,他們在外頭,更切確的說來是在外頭約會,兩個大男人因為錢沒帶夠這樣可笑的理由共點了一杯冰淇淋蘇打,坐在露天大陽傘下,為了打發等餐時間他開始盯著對方手瞧,可眼下都直接摸到上頭去了,利恩忽然意識到遲到半個小時的不好意思而碎唸起送餐的怠慢,然後阿奇波爾多對他眨了眨眼。

  「一份冰淇淋蘇打,多加一隻吸管,誰的?」年輕服務生的清脆嗓音像是要就這麼融化在炎炎夏日裡了,阿奇波爾多紳士地舉手喚來那杯得來不易的蘇打水擺在桌子的正中央,在把各自的吸管塞入嘴中時他們相視而笑。

 

  塞吸管用的是兩人都尚有空那邊的手。

─END─

 

公然放閃是可恥的(FUUUUUUUUUUUUUU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