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20130610

與現實有同名者無任何關係,因為是菜市場名字(RY) 

 

  大雨的朋友死了,她和大雨在一個天空落下傾盆雨幕的日子裡參加對方的告別式。

  她對大雨友人的印象其實並不深,連名字都不記得了,只依稀記得大雨初次向對方介紹自己時,上了第二次大學仍毛燥的像個大男孩的對方用肘擊重重扣向大雨的胸口,咧開嘴拍胸脯保證道『這臭小子欺負妳盡管和哥哥說。』,還有大雨事後嘻皮笑臉向她討揉揉這件事。

  猜測是對方的女友也在場,供友人上香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看來蒼白而無助的女孩穿著高中制服面無表情,白色基底的襯衫讓瘦削的雙肩顯得更加單薄,女孩拈著香排在隊伍的最末尾卻遲遲不上前,或許是還沒接受事實,亦或許是行動的氣力早隨眼淚流盡無法動彈。

  「他說等我能考駕照的時候,要教我騎機車的。」她走到女孩的旁邊,細細柔柔顯得有些怯弱的聲音約莫是向她搭話,也可能只是喃喃自語,因為臉事實上並沒有對著她。

  「現在我得自己學了。」空洞的笑聲伴隨幾聲噎到反射出的刺耳乾咳,她終於忍不住動手將不熟識女孩的頭顱按往自己懷裡,身高來說她們並未相差很大,但就年紀上,眼前擁有稚嫩臉龐的女孩看起來好小,小到她像是安撫著自己對未來感無助徬徨的妹妹。

  女孩把她套裝的肩膀浸濕了大片,她則在對方情緒歸於平靜後,將帶來那隻沾著雨露的向日葵遞給只敢悶著聲表現軟弱一面的逞強女孩。

  在她們準備驅車離開前女孩跑來向她道謝,連把傘都沒撐的急急忙忙,把自己的淚水模糊在雨水裡頭,謝什麼呢?她忽地感到一陣迷惘。

  「謝謝阿夕的溫柔吧。」大雨從駕駛座伸過手來摸了摸她的頭,而她在公祭會場的停車區給了大雨一個與稍早所為相仿的擁抱。

  回家的路上,經過田圃中沒有朝陽照耀的向日葵低垂著臉,大雨依舊淅瀝淅瀝的落著,像是在弔唁著他逝去的友人一般,沒有片刻停歇。

─END─

 

副TITLE是致朝陽與向日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