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發表日期:20130616 

 

  阿奇波爾多在獨處接吻時聽到利恩發出隱隱吃痛的聲音。

  他們很快地分了開來,男人歛起眼眸以手掌托住少年的下巴細細檢視,外觀很乾淨,顯然不是打架成因,因天候不佳凍得有些太過乾燥的唇角綻開一條裂口,裡頭的粉紅色鮮嫩的都像是下一刻會滴出血珠來。確認完畢阿奇波爾多才鬆開了眉頭,看來利恩最近的確有比較收斂,聽他的話少鬧了點事。

  「平常沒自己做保養嗎?」

  「塗塗抹抹是女人才會做的事吧!」利恩維持坐在床上的姿勢皺眉嚴正抗議。

  訓練生有自己的宿舍,不過利恩有時候會到阿奇波爾多的住處留宿,這是自阿奇波爾多出長期任務兩週歸返算起,他們碰面後經過的第二個鐘頭,室內比刮著寒風的外頭溫暖的多,阿奇波爾多拿下出外時絕對不離身的帽子,利恩則脫掉了雪地行軍時穿著的深色長大衣,露出裡頭被洗得有些泛白的制服。

  「對,但也不算對,不是只有女人才需要愛惜自己的身體。」青春期的孩子總格外錙銖必較此類雞毛蒜皮的地方,想要獲得認同,同時排斥去涉略可能和軟弱扯上任何關聯的事物。阿奇波爾多邊糾正利恩的觀念邊轉身,拉開後頭衣櫥上的木頭抽屜,在擺放井然有序的小區間裡拾起他常用那條帶植物成分的脣膏。

  阿奇波爾多略為旋轉底部的活動開關查看脣膏剩餘的長度,雖然已經短的快見底,仍然還堪使用的樣子,找到目標的他走回床邊,當利恩看清楚男人手持的物品後露出明顯嫌惡的表情。

  「乖,擦擦嘴又不會痛。」阿奇波爾多嘆氣道。眼角開始有些細紋的視線對上利恩紅色的眼眸,這讓利恩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他的弱處早讓阿奇波爾多掌握熟捻,強勢和暴力都無法使他的嘴裡吐出一句求饒,但哪怕只是男人對自己展現一點點示弱的成分,大概叫他打斷溫存寶貴的時間出去跑操場他都會乖乖答應。

  「根本吃死我會吃你來這套嘛......」少年嘴巴悶悶地抱怨,身體卻一動也不動,乖巧地任由阿奇波爾多抬起自己的下巴,連嘴唇都在男人要求前主動噘起,長長的睫毛些微顫動,像是正等待接受登臺前妝點的名伶。

  「好好,我知道你表達高興的方式一向這麼壞嘴巴。」伸手揉著利恩的頭頂表示安慰,拌嘴對他們而言已經比吃飯還尋常了,阿奇波爾多將玄出的脣膏頭端按在利恩不算厚的嘴唇上,設計頭端傾斜方便使用的柱體來回摩擦肉瓣,具有潤澤效果的膏體被輕輕地塗抹開來,從上唇中心推往左右兩側唇角,再自下唇的中心如法炮製,像是被一隻沒有加熱的隱形熨斗壓過,撫平了少年嘴唇上面每一道乾裂的紋路,使雙唇漸漸呈現水潤誘人的色澤。

  利恩自始而終都盯著阿奇波爾多,有種竊喜的情緒蔓延開來宛如偷到腥的貓兒笑彎嘴角,男人專注的表情他總是喜歡的緊,微微地抿唇讓脣膏能更加均勻,變得透亮的雙唇翦動開闔卻未流出隻字片語,少年先忍不住吻上了眼前的褐髮男人,唇舌交纏曖昧的水澤聲似乎在房間的每個角落響起,帶著佛手柑香氣的吻甜膩的讓人幾欲窒息,他們難得沒再多進行更近一步的體力活,只是專注於親吻彼此。才剛擦上去的脣膏立馬就被舔掉,接著再重新擦上去,再被舔舐殆盡,以行為來說著實該稱之為極盡所能的浪費物資。那支唇膏在唾沫間來來回回傳遞,有時在阿奇波爾多手裡塗利恩的嘴,有時在利恩手上,歪歪地還塗到阿奇波爾多的下巴。

 

  原本阿奇波爾多估計脣膏最少還能用個幾天,最後等把旋轉軸轉到盡頭,他才意識到他唯一庫存的一條竟連今夜也沒支撐過。 

─END─

 

出發點是意外地會注重個人保養的阿奇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熒kei 的頭像
熒kei

閒─潛伏於深海底的蟹

熒k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